Bem-vindo ao site Myptpt 站点首页  &收藏本站

葡语在线翻译
将葡萄牙语的国家和地区
站 内 搜 索



葡语学习
葡萄牙语教程
带发音葡语入门会话五十句
葡语国家地区
安哥拉 莫桑比克 佛得角
中国开设葡萄牙语专业的院校
站 内 搜 索



联 系 合 作






标题:通过两个人物故事,看葡萄牙社会现状


人物故事1:我在葡萄牙吃电话官司

我和先生上世纪 90年代中期到葡萄牙波尔图留学。 2001年 6月,我们在波尔图郊外买了一栋两户连在一起的两层别墅。
  有一天,我在花园里除草,忽然看到邻居也到花园里来了,我主动上前打招呼:“您好,我是吴明明,我还不知道您的名字呢?”她愣了一下,或许没有想到我会和她说话,她犹豫了一下说:“我先生姓西蒙。”我们又聊了几句,虽然都是一些客套话,但有个良好的开始。 芳思·小语种 chinawaiyu.com

不久,一个国内来的朋友张铁打来电话,说他开了一家家政公司。我想了想,决定帮他介绍一笔生意:“我的邻居西蒙太太好像缺个钟点工……”顺便把西蒙家的电话也告诉了张铁。

  两周后,我收到一封来自法院的信。打开一看,“西蒙太太控诉吴明明泄露她家私人信息,对她造成伤害……”张铁也随即给我打来电话:“你的邻居把我告了,说我打电话骚扰她,要索赔两万欧元。当时西蒙太太问我电话号码哪儿来的,我为了套近乎说是你给的。”

  不久,法庭开庭审理我的案件,判决如下:“吴明明泄露私人信息,处罚金5000欧元。”我不服,眼泪喷涌而出,西蒙太太冷冷地看了我一眼就走了。

  偶尔会有找西蒙家的电话打到我家来,每次我都会极不耐烦。直到有一次,一个同事打电话给我:“明明,赶紧去买点儿粉丝、香菇,周末我们上你家吃火锅。”我说:“好啊,都来吧。好久没有痛快过了,都是让隔壁给害的。”朋友说:“是西蒙太太吗?我觉得她挺好的。”我问:“她好吗?你怎么认识她?”“刚才我打错电话了,开口就叫她去买粉丝,她马上就说好,还问我都喜欢吃什么中国菜,我就把你平时给我们做的告诉她了,她又问中国人喜欢什么,我让她去问你。她很热情,一点儿也没责怪我打错电话。”

  过了几天,我下班时在门口碰到西蒙太太,她居然跟我说:“我得谢谢你,确切地说是谢谢你的朋友。”我莫名其妙。她说:“有一天你的朋友打错了电话,是我接的,我从他口中知道了中国人爱吃粉丝,正好我工作的超市开始经营中国食品,我主张他们进一些粉丝、香菇,现在生意特别好,老板对我另眼相看。”我一听,骨子里的热情劲又上来了,说:“这点儿小事,不值得谢,你要问我们中国人喜欢吃什么,我太清楚了,都可以告诉你,省得你再花钱做市场调查了。”

  西蒙太太如获至宝,一一记下。

  后来我收到一笔匿名汇款,刚好是5000欧元……(摘自《人民文摘》)



人物故事2:我在葡萄牙医院看病

去年11月,我好几次感觉心脏突然钻心的疼,有时候眼前还经常冒金星什么都看不见。于是我就去预约医生。

我拿着医疗卡先去社区医疗中心挂号预约医生。第一次去社区医疗中心,柜台服务员把医疗卡数据输入电脑,给了我一张预约时间表,是20天后的一个上午。

12月20日上午10点,我准时来到社区医疗中心,撕票拉号、排队等待,大约2个多小时才轮到我。医生例行询问和检查了我的病情后,开了两张化验单,要我去另一个医疗部门。

还好在社区附近,很快我找到了一家私人门诊,类似大医院里的化验科,专门出具检查和化验结果。而另一张单子是拍X光片,要到另一家医院。休息日我按单子上的地址,找到了医院,经过两个多小时的等候,我拿到了自己的X光片。

再一次去社区医疗中心预约医生,又被安排在10天后的一个上午。

1月8日上午11点,我又来到社区医疗中心,必须等第一次给我看病的那个医生,正巧她当天有私事,3个多小时才赶回来给我看病。她简单地看完化验结果和X光片,写了一张推荐信,让我去公立大医院去看专业的医生。我有些担心,怕有什么不测。 芳思·小语种 chinawaiyu.com

几天后我来到这家大医院,我以为这次去大医院看专业医生肯定能迅速解决问题,可是没有想到,撕票拉号排队等待之后,又是近3个小时。医生根本不看我拿去的X光片子,只是相信社区医生的医嘱,然后仔细检查了我的身体后说,让我回家等待电话或信件通知。她们会安排另一个时间和另一个医生给我继续诊断,真是莫名其妙。一个多月的时间,根本就没有解决任何实质性问题。我的担心越来越重。

10多天后,我终于等到让我再次去医院看病的电话。2月11日上午9点,我来到了医院,还是撕票拉号排队等待。直到我请的翻译12点有事还没有叫到我,无奈翻译走了,不久才轮到我。当医生拿着我的病历反复说:她并没有预约我,并反问是谁电话通知的我?真让我上火。国家大医院的工作怎么会如此这般儿戏。当时翻译又不在场,许多专业术语我也没有听懂,我让另一个朋友在电话里和医生谈了半个小时,还是没有弄明白最后结果。

无奈,医生再次约定时间2月19日中午12点,将诊断结果告诉我。嗨,我又得预约翻译又得请假。有什么办法呢?于是我得出结论,在葡萄牙千万别得病,千万别去医院看医生,得病和看医生就等于受罪,甚至是找“死”。

2月19日,医生只用了十几分钟一口气就把诊断结果告诉了我请的翻译,没有什么大问题。就这么简单的一个诊断结果却用去了我7个假日,让我苦苦等待了80天,也揪心担忧了80天,才完成了这个马拉松似的看病历史。若在国内也许是一个上午就全部解决了问题。(丽丽)


3636


特别感谢香港 Catherine.林 女士为本站发展提供资助